slash-cat

存文的地方~兼托比集中营~

【酒白】青夜灯(蜀山结)

【青夜灯·永州开】

【青夜灯·入酆都】

【青夜灯·珍赌坊】


他们离开酆都时同来时一样,天色正好,街上行人热闹,谢今墨超后看一眼那鬼城,此刻笼在曦光下,倒也与普通的一座城无异。

“出来的时候也没见着那掌柜,不知他的泥人跑堂捏得如何了。”谢今墨喃喃道。

如今回想起来,那掌柜倒也有趣,席方平笑笑,“你下次再来,兴许就能看见了。”

清风自他身体穿过,真真是个好日子啊,席方平抬头,看见远处一抹淡青色的山影,山顶隐在云里。

那便是蜀山了。

过了酆都,再行三日,便到蜀山了。

谢今墨早就听闻蜀道之难,有求道弟子爬了三天三夜,依旧见不着山顶,这...

【盘丝洞】蜘蛛三兄弟的一天

and 他们的周末

(其实是旧物了,Lof存个档而已……

“这世界上如果还有什么柔软而又坚不可摧的东西的话,大概就是林涛看球赛时候的沉默了,钻到你的脑海里,龟缩起来,等到夜晚闲暇的时候不由分说地侵占你的每一寸神经,饶人安宁。”

这无声这沉默也太撩人了点!?

存图

补完《富贵男与贫穷女》

特别想看日向夫妇的这种打开方式

在无穷无尽的套路与反套路之间走肾又走心233333

对卡卡西的爱总是间歇性的死灰复燃
初恋的力量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
我,all卡、all托、all老白,就是那么厨( ・᷄ὢ・᷅ )

我他妈就不明白了!!!
湘玉做错了什么!!!!
这年头搞同人拉踩bg原配都成zzzq了!?
洞房花烛夜偷情肉都能搞woc
放过我们家玉不行嘛!!!???

【酒白】青夜灯(珍赌坊)


其实还是中篇的内容

但是不管了,先趁着八月末占个位置再说(……)之后看情况调整(。

更新在原文下

无奖竞猜:席妹的先生究竟是谁(不猜,滚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珍赌坊正对着黄泉阁的大堂,酆都最大的赌坊,外头只一扇破木门,白天看去像是哪个农夫人家的院门,推门进去也只能看见一小片荒草丛生的荒院,不同的是这破木门门口立着一根细长的红木杖,杖上挂着一条锦幅,子时一过,上头就显出三个殷红的大字来:珍赌坊。

谢今墨与席方平站在门外,互相看一眼,推门进坊。

门内灯火如昼,金壁红梁,叫声鼎沸,屋顶上飘着满满排排的灯笼...

【酒白】青夜灯(入酆都)

……没错又是酆都

是的,又有熟悉的卡司要出场

至于是谁,你猜(滚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出了永州,再走一天半的路,便入了川蜀之地。

川蜀是个宝地,对寻常百姓来说,有个地方必去,有个地方必不去,必去的是益州,川蜀有名的古都,文人墨客爱去那舞文弄墨,富商巨贾喜欢在那淘赌古玩玉石,总之是个雅俗同乐的销金窑。

必不去的地方是酆都,川蜀最大的鬼城,城里的人像鬼,鬼像人,大白天走在路上也不知撞到的是人是鬼。

谢今墨从东安县出来的时候顺手牵了头驴,那驴瘦小,毛色杂且暗淡,病怏怏的,估计拉不了货,因而被主人随意地掩在棚内,...

【酒白】青夜灯(永州开)


…………没啥内容

就是两个少男(?)在情窦初开(??)的道路上成长(???)的纯爱故事(…………)

因为偷懒所以卡司用的都是同一套,这叫套路(不要脸)

这个副本里没有大BOSS!也没有坏人!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青夜灯


立秋,永州。

夜深时分的东安县外,一辆马车在孤道上禹禹走着,拉着跺稻草,马是头老马,踏着步子“哼哧哼哧”走得慢且费劲,驱车的也是个老头,还是个怪老头,无风无雨的晴夜里把自己缩在蓑衣和斗笠下,只露出一只皱皮包着骨头的手握着缰绳。

蔽月的乌云散开,皓月照在前头一块县碑上。

那碑年代不久,却似乎...

【不吐不快的碎碎念】看过的一言难尽的楚白

楚白辣种少年意气策马江湖的感觉和疑似江湖损友(?)的模式真的好戳我的来着……

这个吐槽带着严重的个人偏好,就不给这个tag添堵了


因为抄袭被扒出来删文的那位不说了……

just好奇当时看文的小伙伴居然都没觉得……雷吗……那几篇肉看得我是……这这这……哈???可能是我太年轻


然后是我最好奇的一点,楚白的大佬们是不是都看我们家掌柜的极度不爽:

1. 特别骄纵………大小姐脾气………经常无理取闹,生莫名其妙的气………”

这说的是我们家湘玉?特别骄纵?大小姐脾气?经常无理取闹?

不过也可能是为了梗无心为之,只不过好奇是不是只要CP双方还IC,其他原剧里的角色怎么OOC,...

© slash-cat | Powered by LOFTER